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般若波羅蜜多博客

佛言:迦葉!如來正法欲滅之時,有相似像法生; 相似像法出世間已,正法則滅

 
 
 

日志

 
 
关于我

《雜阿含經》卷32: 佛言:「如是,迦葉!命濁、煩惱濁、劫濁、眾生濁、見濁,眾生善法退減故,大師為諸聲聞多制禁戒,少樂習學。迦葉!譬如劫欲壞時,真寶未滅,有諸相似偽寶出於世間,偽寶出已,真寶則沒。如是,迦葉!如來正法欲滅之時,有相似像法生,相似像法出世間已,正法則滅。譬如大海中,船載多珍寶,則頓沈沒,如來正法則不如是漸漸消滅。 如來正法不為地界所壞,不為水、火、風界所壞,乃至惡眾生出世,樂行諸惡、欲行諸惡、成就諸惡,非法言法、法言非法、非律言律、律言非律,以相似法,句味熾然,如來正法於此則沒。」

网易考拉推荐
 
 

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 ─ 阴界入~六根之体性  

2014-09-05 17:12:18|  分类: 般若書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

阴界入~六根之体性

阴界入是三个法,即是五阴、十八界、六入。有时又分说为蕴、处、界,即是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是【以十二处来了解六入】,解说十二处的缘生本质及六入的虚妄,令人容易证知我所及六识我的虚妄,因此成就解脱之道。然于六入之法义中,必须以十二处为基础来说明,才能使人了解六入,所以本章中将把【十二处分割为六根与六入】来分说,将【六根独立为一节】来说明,另将【六尘与六入合为一节】而解说之。【五阴则另立一节】来说明。
在了解六根的体性以前,应先了解六根的意涵。人间之六根者:谓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六根中之意根是无色根,是心,不是物质的色法,不是有色根,即是二乘法中所说的意根、意处、意,亦是大乘法中所说之末那识心体、意根,不是印顺在(佛教琐谈)文中所说的大脑,意根是伴同入胎识如来藏一起入胎的,怎会是大脑?由于意根比较复杂,所以留在本节的最后来说。其余的眼耳鼻舌身等五根都是有色根,都属于色法所摄,即是「名色」中的色。眼根有扶尘根与胜义根之差别,眼之扶尘根谓眼窝中之眼球及其所属的视觉神经,眼之胜义根即是脑部掌管视觉之头脑局部。其余四种有色根也都有这二种根的差别:都各有胜义根与扶尘根。耳、鼻、舌、身根的扶尘根与胜义根二种差别,行者依眼根比类而推之即可知之,不重细述。

五根者谓眼根、耳根乃至身根等,都是随有色根立名;譬如眼根,因为属眼,而且是接收色尘的受器,立名眼根;此根随眼立名而为眼识生起及运作时的所依根,故说为眼识的根,名为眼根。耳、鼻、舌、身根,乃至心法的随「意」立名而为意识生起及运作时的所依根,故说为意根。换句话说,若无眼根的具足,纵使外色尘仍在,眼识也将依旧无法生起,当然也无法有眼识存在而运作;耳、鼻、舌、身乃至意识也一样,若无意根的具足存在,纵使法尘仍存在,意识也无法生起,当然无法有意识觉知心存在而运作:没有意识存在就不能做种种直截了当的了知,何况能细加以观察及思惟诸法?眼根是眼识的所依根,耳根是耳识的所依根,乃至鼻舌身意等根是鼻舌身意等识的所依根,所以六根是六识的所依,若六根有问题时六识就无法生起或正常的运作。六识即是识阴全体,所以六根是识阴的所依;由此可知,识阴中的意识觉知心(p0231),在人间的清醒位中当然是以五色根及意根为所依的;若是五色根坏了或功能受控制(譬如被全身麻醉)而不能正常运作时,意识觉知心就无法生起而暂时断灭了。

由这个道理而加以实际观行之后,确认这个事实真相,了知识阴六识都是虚妄间断法,我见就断除了!这时您就是声闻初果人了!如果生起悲心想要救度众生而不想断除我执而进入无余涅盘,愿意世世生在人间救护众生同证解脱果,那么您就是大乘通教的初果菩萨了!然而六根与六识的分际,是愚人们所不能了知的;乃至号称佛门的大修行人、大法师们,已经出世弘法二十几年了,都还弄不清楚根与识的分际,常常将根与识合为一法而与真善知识诤论不休,所以圣玄奘菩萨颂曰:「愚人难分识与根。」因此,将六根先理清楚,是修学解脱道的首要任务;这也是求取大乘明心见道的人首要急事,若不能弄清楚根与识就不能断除我见,想要明心是绝无可能的,难免会落入识阴之中而不自知。

想要修习解脱道而证声闻初果、预入圣流,必须先断我见;我见若断,三缚结随后即断;但是断我见的唯一而且不可取代的本质,就是认知及现观六识心的虚妄:现观识阴六识都是缘生之法,都是缘起法所摄的有生有灭之法,虚妄不实。如果想要观行识蕴六识的虚妄,想要观行六尘的虚妄,就必须先了知六根的虚妄,才能如实的观察到六尘的虚妄,进而观察识蕴六识的虚妄,我见才可能真的断除。本书中在此之前虽也曾略说六根,但只说其名而未举证经文来解释,也还没有作很详细的说明,所以在这一节中,先举经文为证,然后再加以说明。

六根之体性,依据《中阿含经》卷五十八的开示说:【……复问曰:「贤者拘絺罗()!有五根异行、异境界,各各受自境界。眼根,耳、鼻、舌、身根,此五根异行、异境界,各各受自境界。谁为彼尽受境界,谁为彼依耶?」尊者大拘絺罗答曰:「五根异行、异境界,各各自受境界。眼根,耳、鼻、舌、身根,此五根异行、异境界,各各受自境界。意为彼尽受境界,意为彼依。」尊者舍黎子闻已,叹曰:「善哉!善哉!贤者拘絺罗!」尊者舍黎子叹已,欢喜奉行。复问曰:「贤者拘絺罗!意者依何住耶?」尊者大拘絺罗答曰:「意者依寿,依寿住。」尊者舍黎子闻已,叹曰:「善哉!善哉!贤者拘絺罗!」尊者舍黎子叹已,欢喜奉行。】

语译如下:【……尊者舍梨子又问说:「贤者拘烯罗,有五色根不同的运作、住于不同的境界中,各各触受自己相应的境界(p233)。眼根,耳、鼻、舌、身根,这五根有不同的运作行为、住于不同的境界中,各各触受自己相应的境界。这五根,是谁接受了他们全部的触受境界呢?又是谁作为五根的所依呢?」尊者大拘絺罗答说:「五色根有不同的运作行为、住于不同的境界中,各都自己领受不同的境界,都是只能领受五尘中的一尘,不能同时领受其余诸根所领受的四尘。眼根,耳、鼻、舌、身根,这五根各有不同的运作行为、各住于不同的境界中,各各领受自己相应的境界;意根则是一体的领受了五根为祂而受的境界,因为意根同时也是五根的所依根。」尊者舍黎子听了以后,赞叹的说:「善哉!善哉!贤者拘絺罗!」尊者舍黎子赞叹过了,欢喜奉行。又再度请问说:「贤者拘絺罗!意根是依什而安住的呢?「尊者大拘絺罗答说:「意根是依寿而住,是依寿而住的。」尊者舍黎子闻已,叹曰:「善哉!善哉!贤者拘絺罗!」尊者舍黎子叹已,欢喜奉行。】
这就是小乘声闻法中所说的六根,前五根所说并无异于大乘法之处,但是对于意根,差异可就极大了!可见大阿罗汉对于意根的理解,还是很有限的。在这一段阿含部的经文中,二位大阿罗汉对六根有过这样的一段问答。如上语译以后,读者若能详细阅读并且思惟而不误解的话,其实已经很容易理解六根了;但是对于意根与意识的分际,阿罗汉们的理解其实是不够深入的。

在这段大阿罗汉的对话中,说明了五色根各有所行境界,互不相同;也就是说,眼根只能运行于色尘境界,耳根只能运行于声尘境界……。乃至身根只能运行于触尘境界,所以说「五根异行、异境界」,但是五根所行是色、声、香、味、触等五尘境界,所以五识在五胜义根所在的处所,领纳五尘中各自应该领受的境界;但是五根各自领受五尘中的一尘境界,无法统合领纳全部五尘而作应对,当然得要有另一个心来统合五根对这五尘的领受,否则就会变成五个有情各自领受不同的境界了。若是领受五尘后,必须先对五尘中的某一尘应对以后,再对其余四尘依照先后来领受及应对,岂不就成为精神病患或反应极迟钝的残障者?当然得要有意根来统合五根而全面的领受了。可是舍梨子尊者问「意根依何而住」时,尊者大拘絺罗却说:「意者依寿,依寿住。」意思是说,意根依寿而住。这就值得吾人探讨了!

依二乘法来说,寿,是命根成立的三个要素之一;命根又是依什么而有的呢?最正确的答案是:「寿、暖、识三,说为命根。」现在尊者大拘絺罗说:「意根依寿而住。」问题来了!意根若是依寿而住(p235),则意根应该是只有存在一世的,那么意根在有情入胎、或受生时,是在什么时期生起的呢?若是从来就一直存在的,意根就不可能是依寿安住而有生起时,因为依寿而住的心体,在寿命终了时是会毁坏的;若是舍寿就会毁坏的心,那么意根就不可能是意识的所依根了,又怎能说是意识之根呢?若是受生之后才出生的,所以说是依寿而住的心;那就必须说明:意根是何时出生的?是不是生灭法?能不能作为意识及前五识的所依根?这样子说明以后,二乘佛法才可以算是完整的。

假使尊者大拘絺罗,是合说意识与意根为意(这在二乘法中是常常见到的现象),但是这样一来又有问题产生了!意根与意识若是同一个心,十八界的建立就成为虚妄建立了!因为意既然是根,就不应该同时也是识蕴六识中的一个识;假使意根同时也是识蕴中的意识,十八界就应该改为十七界;而且世间也不应该有睡眠这个法相,或者睡眠这个法相的定义必须要作修改:在睡眠时还是对六尘境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因为眠熟后仍有意根存在,而意根即是意识,意识存在时必定有别境五心所,所以一定是清楚了了的,所以眠熟后应该仍然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正在睡觉,因此睡眠的定义必须重新界定。不但眠熟时如此,在闷绝位、无想天中、正死位、初住胎位、无想定中、灭尽定中,也都应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那么这些法相都应该重新定义。但是现见事实并不是如此,所以尊者大拘絺罗说「意根依寿而住」的说法,是值得商榷的;因为寿是出生了五色根以后才有的,寿是依五色根不坏而说有寿。

如果他说的意是指意识,则「依寿而住」的说法才可以通,但意识却不应该归类在六根之中,然而这段经文中说的却是归类在六根中而称为意根,显然「意」字不是说意识,所以意根不该是依寿而住的。应该说:因为有了五色根的出生,有了寿命,意根才能主导意识示现在人间现行及运作。由此可知,意根与意识是二法,不是同一法;一定是意根与意识不同,才可以说这二心中的一心是根、另一心是识。假使意根同时也是意识,那么意根就不可能成为意识之所依根了,那又怎能说是意根呢?所以尊者大拘絺罗的说法不是正确的;我们宁可认为是结集经典的人记错了,不愿说是尊者大拘絺罗说法错了,但是已被大迦叶等声闻僧结集成这样了。由此可知,二乘圣人对大乘法的胜妙深义,仍然是不能理解的。

在这一段经文中说的六根,其中的五根都是各自运行于自己的一尘境界中,都不涉触到其他四根所运行的四尘境界,所以眼根只能触取色尘(p237),耳根只能触取声尘……。乃至身根只能触取触觉上的触尘,这就是五根各自行于自己所行境界,所以是异行、异境界。但是意根统合五色根所行的不同境界,这也只是方便说,因为这种说法实际上也是有过失的;意根只能统合六识所行的境界,不是五根;所以意根统合五根所行境界,这只能在五尘所显现的极昧略法尘上面来说,才能讲得通。如果意根也能像意识一般的统摄五尘境界相,就表示祂也能像意识一般的了别五尘境界的细相了!那么大家眠熟之后,意识灭了,意根应该仍可继续了别五尘境界的细相,就应该大家眠熟时都仍然在清楚明白的领受六尘才对,那么人间就没有所谓睡眠可说了。

假使意根真的可以如此,那么意识的存在也就没有必要了,大家只要有六根及五识就够了!乃至五识也不必要了,都只要有六根就够了,因为意根就能统摄前五根、前五识所行的境界了,那就只需要保持色身五根就够了,就成为只要意根及五根就够了,前五识及意识也都不必要了;这样子,又何必要有六识识阴的存在?所以,「意根单独就能统摄五色根所行的五尘互异境界」,那是说不通的,必须要有意识、前五识的配合,意根才能依意识的了知而统摄前五根所摄入的五尘境界(这是在内相分与外相分合而为一的情况下来作的方便说)

另外,尊者大拘絺罗说:「意为彼依。」彼字是讲五色根,意思是说:意根是五色根的所依根。这也有问题!因为:意根只是心,五色根又是色法而不是心体,在意根没有大种性自性所以不能摄持五色根的情况下,是不可能成为五色根所依的;只有第八识心体具有大种性自性,是出生五色根的心,祂才有可能是五色根的所依心。所以这也是尊者大拘絺罗说错法(应该是结集的人听错了)的地方。在二乘法的四阿含诸经中,有没有二乘圣人其他同样开示的记录,就让读者自己去寻觅吧!因为这不是本书所要开示的重点。这里要说的是:【意根是心,不是色根,祂也没有大种性自性,所以不能接触到五色根,何况执持五色根?当然不可能是五色根的所依】。但是【祂却成为六识心王的所依根】,从眼识到意识,都必须有意根作为所依根,才可能出生、现行、运作,所以说意根为前六识的共同所依根;但是前五识在没有意识藉意根的缘出生之前,前五识也是不可能出生的,所以【意识心同时也是前五识的所依根】。但这都是从六识心王来说的,如果是【五色根,就只能以本识如来藏为所依根,不以意根为所依根】。不论是从正确而了义的教典、或从法界实相亲证的正理来说,都必定如此。(p239)

1.五色根都各有扶尘根与胜义根(净色根)】,【2.五色根的扶尘根(眼球、耳朵、鼻子、舌头、身体)的所行境界是外相分五尘,属于外五入所摄】;【3.五色根的净色根(掌管视觉乃至触觉的各部分头脑)所行境界是内相分五尘,属于内五入所摄】;【3.意根则只能在净色根所显示内五入的五尘中所显示的极昧略法尘上触知及运作】;【在不与意识觉知心配合运作的情况下,凡是五尘及法尘的细相,意根都是无法领受而运作的,所以「意根统摄五色根所行境界」,是说不通的】。因为五色根的外五入及内五入(其实都是兼有法入)的极大部分,意根都是无法运行于其中的,又怎能统摄呢?阿罗汉有解脱道的一切智而没有佛菩提道的一切种智的分证,所以对这些意涵是无法深入了知的。

眼等五根中之扶尘根,都属于外入处,是粗色根:眼如葡萄、耳如荷叶、鼻如悬胆、舌如偃月、身如肉桶,都可以看得见;但五根之胜义根都是内入处,虽然也都是有色根,却不可见、有对;可是意根属于内入处,所以意根是心,非色,不可见、无对:【……佛告彼比丘:「眼是内入处,四大所造净色,不可见、有对。」耳、鼻、舌、身内入处亦如是说。复白佛言:「世尊!如世尊说:『意是内入处。』不广分别。云何意是内入处?」佛告比丘:「意内入处者,若心、意、识,非色,不可见、无对,是名意内入处。」】《杂阿含经》卷13322

语译如下:【……佛告诉那位比丘:「眼根是内入处,是藉地水大风四大所制造出来的清净色,不会被外面的尘土所染污,也不可以肉眼看得见,但是可以面对它而感觉到它的存在。」佛对耳、鼻、舌、身内入处也是这样子说明。比丘又向佛禀白说:「世尊!譬如世尊所说:『意是内入处。』不为我们广作分别说明。『意是内入处』的意思是什么?」佛告诉比丘:「『意是内入处』的意思是说,意根就像过去心、未来意、现在识的三世意识心一样,都不属于有色根,无法以肉眼看得见;祂也不能像意识一样能让凡夫们感觉到,所以不可面对;凡夫们都无法了知意根的存在,所以无法面对意根,这就是说意内入处。」】

换句话说,佛对二乘人方便说法时,开示说意根是心、是无色根,不是有色根,不是根性迟钝的人所能了知的,所以说非色、不可对。在二乘法中,因为二乘人的智慧不像菩萨的深利,所以常常将意根与意识合说,所以常有方便说法的情况。但在这里,既然说的是六根而不是六识,经文中的「意」当然就是说意根。【1.意根既然是无色根,是心体,当然就无法触到外色法五尘,所以,在外五尘上显示出来的外法尘,意根当然也是无法触到的】;(p241)当然【2.要经由外六入而由具有大种性自性的如来藏来变现内相分的内六尘而成为胜义根中的内六入,这种由本识心所变现的内相分六尘,似色而非色,是自己的第八识心所变,所以意根才能触到,才能在内六入的法尘上作极昧略的了别,这就是「意内入处」】。【3.意的外入处,则只是意根藉如来藏对山河大地及四大、五色根等法的直接摄受而生起的遍计执性,不属于阿罗汉所断除的我执内容】。这牵涉到一切种智的意涵,说来话长,也不是本书要宣示的法义,是一切种智中极甚深而不易被证悟菩萨所知的密意,属于诸地菩萨无生法忍证境内容,此处略而不说。
【如是六根种种境界,各各自求所乐境界,不乐余境界:眼根常求可爱之色,不可意色则生其厌;耳根常求可意之声,不可意声则生其厌;鼻根常求可意之香,不可意香则生其厌;舌根常求可意之味,不可意味则生其厌;身根常求可意之触,不可意触则生其厌;意根常求可意之法,不可意法则生其厌。此六种根,种种行处、种种境界,各各不求异根境界。】(《杂阿含经》卷431171)在这里,根的体性是依与识同在时的自性而说的,根的自身既不是识心,当然不可能会有贪厌的心行,所以这里是将六根与六识的自性合在一起而说,使初学解脱道的行人容易理解:【1.眼根只乐行于色尘境界,不乐行于耳根所行的声尘境界;并且是只乐于可意的色尘境界,厌恶不可意的色尘境界。耳根只乐行于声尘境界,不乐行于眼根所行的色尘境界;并且是只乐于可意的声尘境界,厌恶不可意的声尘境界。鼻、舌、身、意根也是一样的自性,依理推之可知,这就是六根的自性】。但是【2.意根却透过五根、五识而攀缘执着六尘中的一切法(在大乘的无生法忍智中,可以现观到意根的所缘其实不止如此),所以导致众生不断的轮回生死,乃至沦堕三恶道中受苦无量。】

【「云何比丘诸根寂静?于是比丘若眼见色,不起想、着,无有识、念,于眼根而得清净;因彼求于解脱,恒护眼根。若耳闻声、鼻嗅香、舌知味、身知细滑、意知法,不起想、着,无有识、念,于意根而得清净;因彼求于解脱,恒护意根。如是比丘诸根寂静。」】(《增壹阿含经》卷12)这意思是说:【比丘诸根寂静的境界,是在眼见色尘时,不生起了知(想即是了知)及执着;对所见色尘,不论是如何的可爱,也都不想了知及忆念,只是保持在接触的阶段,不作进一步的了知、分别、执着、忆念;这样子恒时保护眼根而无所攀缘,在断我见之后应当如是修行解脱道,这才是眼根寂静的比丘。眼根如是,耳、鼻、舌、身、意根也都如是,应当善护诸根,(p243)不对声、香、味、触乃至法尘作进一步的了知、分别、执着、忆念,只是保持在接触的阶段中;这样子时时刻刻都保持着、觉照着,只是触知而不想进一步的了知,也不忆念,才是诸根寂静的比丘。这是在求取解脱、断除我执,所以不对色蕴中的内六入、六尘有所执着,这也就是「守意如城、防六如龟」的意思,不让六根藉内六入向外攀缘外六入的六尘我所,由这里也可以了知六根的自性。

【「云何比丘成就六?王当知之。若比丘见色已,不起色想;缘此,护眼根,除去恶不善念而护眼根。若耳、鼻、口、身、意,不起意识而护意根。」】(《增壹阿含经》卷51【尔时世尊以偈答曰:眼耳鼻舌身,意根为第六;此处池流回,此无安立处;名色不起转,此处得尽灭。】(《别译杂阿含经》卷15)这二段经文的意思是同样的道理:守意如城,不让六入影响到意根而攀缘外法我所;防六如龟,防止六根攀缘于六入而执着内六入;因为佛在四阿含中说六根时,多数时候是说内六根,也就是意根及五根的胜义根。这就是解脱道行人在断我见以后,进修而求断我执时,乃至断尽我执而成为阿罗汉以后,都是这样子安住其心的;这样也可以使慧解脱阿罗汉容易进修成为俱解脱阿罗汉。如果不能了解内六入,不能面对内六入的执着而加以灭除,专对外六入的执着加以灭除,只是在灭除外我所的执着,不是在灭除我执上用功;因为外六入是外我所,内六入则是五阴自我所摄的内法,属于我执。所以灭除内六入才是真正的解脱道,灭除外六入只是外我所的灭除,尚未真正进入解脱道中修行。但灭除内六入的行门,只是解脱道的行门,与菩萨所修佛菩提道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是大不相同的;菩萨是无所住而时时生其心的,是六根、六识都无所住而如来藏时时生其心的,这才能使菩萨智能不断增上而广利众生,终于成佛。

又:佛护、月称、安惠、般若趜多、阿底峡、宗喀巴、达赖、印顺、昭慧……等应成派中观师,常将意根说为意识之种子,意谓眼根即是眼识种子,耳根即是耳识种子、……乃至意根是意识种子,因为他们都无法证得第七识意根,也无法证得第八识如来藏,所以干脆否定七、八识,只承认有六识,宣扬六识论。然而,在清醒位、正常位中,我们的十八界法是同时同处现行运作的,是眼根与眼识、意根与意识同时配合运作的,根与识都是现行法,都不是种子;而且,眼根的种子是眼根的种子,眼识则另有眼识的种子,二类种子是并存的;意根与意识也都各有种子,是根、识的现行,以及根、识的种子都共同存在的,所以是眼根与眼识共同现行运作而同时存在(p245),意识与意根共同现行而同时存在的。如果依照清辨、月称、安慧……等人的说法:眼根就是眼识的种子,那眼识现行运作时,应该眼根的扶尘根眼球、胜义根头脑,当场就会消失不见了;眼根、眼识如此,耳根耳识、鼻根鼻识、舌根舌识、身根身识、意根意识也都应该如此。然而我们证悟大乘菩提之后,阿罗汉悟得二乘菩提之后,眼根与眼识明明仍然同时存在、共同现行运作的;耳根耳识、……乃至意根与意识,也都是种子同时存在,现行根与现行识也同时存在、同时运作的,并不是根与识的种子灭了才有根与识的现行,也没有根灭了才有识现行的现象。所以根是识种子的说法,是正量部师安慧……等人的邪说;所以,意根是意识种子的说法,只是达赖、印顺、昭慧等人的邪说,与教证及理证都抵触。

所以,部派佛教时期的多数部派佛法思想,有很多法义是错误的,大多是误会佛法以后说出来的法义,不可以取来认作当时的正法而说正法的法义有所演变,因为他们所说的法义都是错误,而当时也仍然有正确的法义存在及弘扬着,却不被印顺等人取材作考证的依据;就如今时诸方大师错会、错弘正法时,仍然有正觉同修会的正法妙义继续在弘扬;假使千年后的佛学学术研究者,单取今时错悟大师的法义来作为现代佛法的代表法义,故意忽略正觉同修会的正确法义,或虽未忽略而误解了本会的如来藏法义,就会说现在的佛教法义有了演变,就会如同印顺……等佛学、佛教学术研究者一样,专以错悟者留下的文献作为文献学考证的资料,就会这样子说:「二十世纪末及二十一世纪初的佛教禅宗法义有所演变:是以离念灵知心作为证真如的。」就会与现代的印顺一样成为落入错误的文献学迷思中的无智者,与真正的文献资料有异。

所以,部派佛教的法义弘演,虽然有很多种,但是其中有正、有讹,不可一概而论;应该对于全部的文献一体同取,并且对正讹之间的差别,有能力取舍以后,才能作佛教、佛学的考证与研究,才不会以错误的数据、错悟者所写的论著,来作研究判断的依据,成为文献学中的迷途者。做佛学研究、作佛法流变的研究,最怕的就是由未悟、错悟的凡夫来做研究,他们对于古文献的取舍,往往「别具只眼」而对他们所不能亲证的如来藏妙法另眼相看,以有色的眼光来对正确的菩萨论作出曲解及特别的看待而排斥之;这种心态正是古今应成派中观师们都无法避免的过失,除非他们后来离开应成派中观的六识论邪见,改为保持中立而以绝对客观的态度来作研究。

所以,清辨、月称、安慧……等人说五限就是五识的种子(p247),种子现行时就不称为根而改名为识;又说意根就是意识的种子,意根(意识种子)现行后就有了分别六尘的作用,意根就改称为意识。他们这样子主张以后,就成为六根只是六识的种子,六根自己没有种子,六根只是别人(六识)的种子,希望避开十八界欠缺一界的过失。但这却是完全违背四阿含诸经中所说十八界并行的圣教,也违背四阿含所说十八界灭尽而成为无余涅盘的圣教。假使月称、安慧、印顺……等应成派中观师的说法正确,四阿含诸经中佛就应该说「灭除十二处而入无余涅盘」了,就不该是灭除十八界而入涅盘了。

而且,六根也都各有自己的种子:意根的种子是心法而不是色法,意根又是恒而常住的;除非断尽我执而入无余涅盘中,否则意根是永远存在的,自无始劫以来祂就一直都是如此的;这意思是说,意根是恒时现行而不曾是种子;在意识现行时,必须有意根作为俱有依,由意根配合意识而同时运作,意识才能运作;若没有意根共同配合运作着,意识自身是无法运作的。所以,意根与意识是同时同处共同和合运作的,不是意根灭了变成意识心,只有意识而没有意根共同运作;所以意根与意识是同时存在的,二个识都是现行识而同时存在,不是意根(种子)现行变成意识而使意根断灭了;意根如果真的如月称、安慧、宗喀巴、印顺……等人所说的,那正是意根灭了才出现意识,就成为:在意识出现时,意根就不存在了。因为意识现行时就没有意识的种子了,那就是意根灭了。

假使月称、安惠、宗喀巴、印顺……等人这种说法可以讲得通,那么一切人都不必须修行就已经是实证无余涅盘了,就已经是大阿罗汉了!因为,意根的灭除,是只有在无余涅盘位中才能实现的。现在月称、安惠、宗喀巴、印顺……等人的论著,不承认意根与意识并行,所以主张只有六识,都不承认意根与意识各有自己的种子,而坚决的主张:意根只是意识的种子,意识现行时意根就灭了,所以只有六识。这样一来,当意识现行时,意根就是断灭了;但这个境界是超过灭尽定的,而这个境界是所有慧解脱、俱解脱阿罗汉舍寿前都作不到的境界,可是凡夫竟然在意识现行的时候就能灭除意根而成为无余涅盘,不必断我见、也不必断我执、也不必舍寿,就已经是灭尽意根的无余涅盘的境界了。这显然与圣教不符,也与解脱道的理证不符,可见他们说意根只是意识的种子,这样的说法是荒唐说。

而且,意根若灭时,意识也不可能还存在;因为意识的现行(p249),必须有意根作为俱有依;若无意根恒时现行而配合着运作,意识就无法现行,如何能与意根共同运作?但是月称、安惠、宗喀巴、印顺……等人主张意根是意识的种子,意识现行时意根就灭了;所以他们的想法是:意根也就是意识的种子,意根与意识不是并行运作的,不是同时存在的,所以总共只有六个识。但是意根的灭除,只有在无余涅盘位中才有可能,在意识现行时是不可能灭除的,所以他们的主张是虚妄想。除此以外,意根是恒时现行的,祂是遍一切时、遍三界九地中都恒时现行的,乃至闷绝位、正死位、初入胎位、无想定、灭尽定中,也都是现行不断的;这不但是法界中的事实、真理,也是佛陀的圣教所说。如果意识灭时成为意根(意识种子),意根(意识种子)流注出来时变成意识而灭除了,那就成为无余涅盘境界了,因为意根已经灭除了,然而只有无余涅盘境界中才能灭除意根的;可是无余涅盘境界中,是没有意识存在的。但是月称、安惠、宗喀巴、印顺……等人所说的意根灭除时,却竟然还有意识的存在运作,这是很荒诞的说法,是不懂初转法轮二乘解脱、也不懂二转法轮的大乘般若、更不懂三转法轮的方广唯识的说法,只能说是臆想猜测之说。

意根既与前五根并列而称为第六根,而前五识现行时,前五根也是同时现行存在着,并未灭失了五根才使五识现行的;由此可知五色根决非前五识之种子,当知意根与意识也是同时现行的,才能成为意识运作时的所依根,当知意根决非意识之种子。月称、安慧、宗喀巴、印顺等人主张意根即是意识种子,有多种过失故:一者根与识不同类;二者,正当六识现行时,根与识必须同时存在;三者根与识是并行运作的,四者根与识都各有自己的种子,五者根是识之所依,若识无所依根,则不能现行,何况能运作?分说如下:

一者,根与识不同类:若月称、安惠、宗喀巴、印顺坚持说六根是六识的种子——意根即是意识的种子——那就是主张说「五色根只是五识的种子」;然而五色根是色法,五识却是心法;色法不能转变成心法,心法也不能变成色法。可是月称、安惠、宗喀巴、印顺的主张,却成为心法五识灭谢时,可以变成色法的五色根,也就是五识心灭谢时,可以成为五色根,五色根灭谢时才可以成为五识心。但是心法的五识不可能变成色法的五色根,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月称、安惠、宗喀巴、印顺号称是懂得般若、懂得唯识种智的人,所以敢造《入中论、大乘广五蕴论、入中论善显密意疏、成佛之道、如来藏之研究》等书,但是他们造论之前,对这个道理为何却不能先想一想?(p251)

二者,根与识同时存在:众所周知,种子流注出来而成为识时,种子()一定是已经灭除了,不存在了。所以依照月称、安惠、宗喀巴、印顺的说法,当五根种子流注出来成为五识心时,五识种子(五色根)应该已经灭而不存了;可是我们现观所有人的五识出现时,五色根都还一直存在着,不曾有一个人在五识出现时导致五色根的灭除而死亡或变成空无色身。所以月称、安惠、宗喀巴、印顺的「根是识种」的说法,是荒唐怪诞的妄想,不是如理作意的想法。但他们却敢大胆的造论,坚称根是识种,以这种邪说来和真悟的菩萨们诤论。

三者,根与识并行运作:众所周知,五色根是色法,所有人活着时,不论五识现行或不现行,色法的五色根都是一直存在的,即使眠熟而导致五识断灭不现行时,五色根仍然存在;而在清醒位中五识现行时,五色根也是仍然存在的。最重要的是:五识现行时必须有五色根共同并行运作,否则五识就无法运作。所以正常人在一生中,五色根是不曾灭失过的。然而,根据月称、安惠、宗喀巴、印顺的说法,应该是五识现行时,五色根就应该灭除而不存在了;如此一来,五色根的行来去止,在五识现行时应该是不存在的,那又如何能运作呢?依据月称、安惠、宗喀巴、印顺的说法,现行根与现行识是不可能同时存在的;那么五识现行时,五色根已经不在了,又有何人能在人间行来去止呢?月称、安惠、宗喀巴、印顺等人又如何能造论写书呢?

四者,根与识都各有自己的种子:五色根都有各自的种子,五识也有各自的种子,所以五色根不因为五识自性不变而影响到五色根的时移势易而老化。五识始从出生乃至衰老,识性是不会变易衰老的,所以五识的能见、能闻乃至能觉的识性,从生至老都不变易;但五色根会随着时日的逐渐过去,而有成长、壮盛、衰老、死亡、灭坏的现象与事实,这与五识的自性从生至死都不变异的事实回然不同。若五识种子就是五色根,那么五识应该会随着五色根的老化而失去原有的功能;这样一来,无论老人配戴多少度数的眼镜、多好的眼镜,也是无法调整老花眼的,必将无法借着老花眼镜而使他的老花眼仍然能看细物,因为识的种子已经老化了的缘故,不是眼的扶尘根老化的缘故。同理,意识与意根也都各有自己的种子,意根与意识的种子不能互相变易或转借来使用,因此不可说意根是意识的种子;否则意识的世间智慧日渐成长以后,很有智慧了,意根应该也变得很有智慧,不该仍如以前在眠熟位中没有种种了别的智慧。

五者,根是识之所依:如佛所说,也如同现量上的观察证实(p253),五识都有各自的所依根——五识都各有自己所依的色法扶尘根与胜义根;若这五根不存在时,或这五色根虽然存在但是已经毁坏时,五识都是无法生起的,何况能有五识现行而运作?这是一切人都可以现前实验而自我证实的,也是现代的医学常识,所以不该说根是识的种子。如果月称、安惠、宗喀巴、印顺说意根是意识种子的说法正确,那么五识应该是没有五色根作为俱有依的,那就应该请问弘扬月称、安惠邪说的印顺、昭慧等人:当您的五识现行时,您的五色根灭了吗?您的五识是否必须有五色根作俱有依才能运作?如果您仍坚持自己的说法正确,请您在五色根不存在而有五识现行的状态下,来写书、来为学人说法吧!但是您一定作不到!可见月称、安惠、宗喀巴、印顺的说法是多么荒诞。
自称「有智慧」的昭慧……等人,对此应该有所觉醒了吧!因为,您的眼识在运作时,如果没有色法眼根的配合,您是不可能看得见任何事物的,连走路都会跌跌撞撞的,也看不见讲稿大纲的,又如何能讲法呢?说一句白话:您的五识全部现行时,连色身都不存在了,还能在人间为大众说法、写书吗?再说一句更白的话:当您的五识全部现行时,连五色根都不存在而灭失了,五识也就跟着不能现行而灭失了,那您还能有五识继续存在吗?因为您的五识是不可能变成五色根的,而五色根灭了以后,五识又如何能再度现行呢?所以说昭慧等人信受月称、安惠、宗喀巴、印顺根即是识种的说法时,过失是很多的,辗转而出生的过失是很难说得尽的。由以上的大略辨正,大家就对六根的自性有了更多的了解,解脱道的智慧应该已经更为增上了。

月称、安惠、宗喀巴、印顺……等人都不相信有意根的存在,但我们可以由十八界法,证实有第七识意根。意根这个法,在四阿含诸经中多说为「意」,有时亦有说「意根」二字者;这在《增一阿含经》卷七(火灭品)第十六,曾说及六次;卷十二(三宝品)第二十一,曾说及二次;卷三十(六重品)第三十七之二,曾说过一次;卷三十三(等法品)第二十九,曾说过二次;卷三十四(七品)第四十之一 ,曾说过一次;卷四十六(放牛品)第四十九第四分别诵,说过二次;卷四十七(放牛品)第四十九(今分品)说过一次,卷五十一 (大爱道般涅盘分品)第五十二,说过三次。在《中阿含经》卷二第十经的(七法品漏尽经)第十说过二次,卷十九第八十经(长寿王品迦絺那经)第九说过二次,卷三十五第一四四经(梵志品、算数目犍连经)第三说过四次,卷三十六第146经(梵志品、象迹喻经)第五说过二次(p255),卷三十八第l53经(梵志品、须闲提经)第二说过一次,卷四十八第182经(双品马邑经)第一说过二次,卷四十九第187经(双品说智经)第一说过二次。《杂阿含经》卷十一第275279经说过四次,卷三十一第879经说过一次,卷三十五第975经说过一次,卷四十三第117l经说过一次,卷四十七第1249经说过一次。《别译杂阿含经》卷十五第328经说过一次,《长阿含、十报法经》卷上说过一次,所以说,与意识并行的意根是圣教中多处说过的。

今再举佛语圣教言之:【「复次比丘!若眼见色,不起想着,亦不兴念;具足眼根,无所缺漏而护眼根。耳声、鼻香、舌味、身触、意法亦复如是,亦不起想(想即是了知),具足意根而无乱想,具足拥护意根。是谓比丘成就此第二法,弊魔波旬不得其便,如彼城郭、门户牢固。」】(《增壹阿含经》卷33)既然此段经文中佛说的是守护意根,而这个意根的意思很明显的是包含意识与意根二法的;因为意根本身不见色、不闻声、……乃至不能辨别诸法,如何能在六尘中守护而不缘六尘?但是佛说的却是在六尘中守护六根的,所以此段经文中佛的意思显然是同时函盖意根与意识的,这也可以证明根与识是同时现行运作的。既有六根与六识同时现行运作,六根中之意根又不是有色根,这个意识心之根既是心法而不是色法,则知识蕴之识必定有六识,而六识又必定得要依止心法的意根才能运作,不是在意根消灭时能有六识现行运作的。即如此节所举《中阿含经》卷五十八大阿罗汉所说,意根之体性回异前六识,所以也不可能是意识之种子,由此可知,月称、安惠、宗喀巴、印顺等人所说「根即是识种」,用以否定意根存在的说法,是荒诞的、无智慧的说法。

最后再针对意根,作更详细的说明,这得要先对六根的自性加以探讨。六根的自性各各如何呢?由于六根有心根与色根二种,所以要分为心与色二法来分说。先说属于色根的五根:眼根,耳、鼻、舌、身根。眼根有扶尘根与净色根二种,眼根的扶尘根就是眼窝中的眼球等,以及传导视觉讯号到头脑中的视觉神经;净色根就是头脑中掌管视觉的部分,又称为眼根中的胜义根。眼根如此,耳根也是如此:鼻、舌、身根也都如此,各有二种有色根:扶尘根与胜义根。譬如身根,它的扶尘根遍布全身,包含身体中全部的传导神经,可以传导身体各部分的触觉(这个触觉不是指根与识能够接触六尘的触心所,而是身体对于冷热粗细痛痒涩滑……等感觉的触觉),这些都是身根的扶尘根,都是可见、有对的色法;净色根(胜义根)则是不可见、有对的色法(p257),因为胜义根在头脑中,不可能看得见,但是有智慧的人却可以知道它确实是存在的,所以是不可见、有对(现在外科医学发达的情况下,已经可以手术开脑而变成可见也是可对的了)。身根的净色根就是指头脑中掌管冷热痛痒……等触觉的部分,它不会如同身根的扶尘根会被外面的灰尘等物直接染污,故名净色根。
五种有色根说过了,剩下的就是无色根的意根了。意根为何会被称为意根呢?这就牵涉到意根的自性及六识依根立名的问题了!五识的立名,是因为随五色根而立的缘故,所以眼识就依眼根的能见外色尘功能而立名为眼识,意谓眼根有见外色的功能、眼识有分别色相的功能……乃至身识依身根的能触冷热……等功能而立名为身识。五色根都有各自的功能,但因为不是心,所以不能被称为识,只能称为根;意根则是心法,有普遍计度执着而想要了知的功能,所以称为意,也被称为第七识,识即是了别的意思;但因意根的了别性很差,所以必须唤起意识种子,使意识现行而被意根所用,因此意识是在意根的掌控下而出现或暂断,来作种种了知与分别的,由此缘故,意识就依意为根而立名为意识;所以六根中的五色根都不能称为意,也不能称为识,因为它们自己并不能识别一切五尘,必须有五识来识别五尘;意根也一样,虽然是心而能处处作主,但却必须同时有意识存在时,祂才能有分别六尘的作用,都是由意识分别之后再由意根来了知及决定的,只有这个心才可以被称为意。能了知种种法,能了知自己而生起我见我执的心则是意识;但是意识只能分别而不能作决断,因为意识没有思量性(作主性)的缘故;但因为意识透过错误认知及思惟,也能主导意根改变心行,所以祂也有属于自己的分别所起的我执。意根既是心,又是意识所依根的缘故,又是能引生意识的心,并且是意识生起后运作时必须依止才能运作的心,所以称为意根。这就是随根立识的意思,只是为了容易区分及讲解,所以依意根而建立意识之名。

意根既然是心,当然体性绝对不会同于五色根,所以祂一定有执着性、思量性,那就得探讨祂的自性了!在二乘法的四阿含诸经中,很少单独说到意根的内容,常常把意根与意识合并在一起说;只有在说明意识的缘起性空时,才会把意识与意根分开说:「意、法为缘生意识。一切粗细意识皆意、法为缘生。」又如「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为缘生」(《杂阿含经》卷九第238)都是意与意识分为二法而不是同一法的。这就是说,只要把意根与意识的自我执着灭除了,死后就可以不再出生意识,也不必再保留意根的存在,就可以解脱生死;(p259)解脱生死的二乘道,既然不必亲证第八识,也不是要证知第八识心的中道自性,也不必二乘圣人修学八识心王的一切种智,所以就不详细的说明第八识如来藏,只要让他们了解到意识与意根的自我执着与虚妄,能够断除我执也就够了,所以意根当然就不必细说了。

但是有实相智慧的人,从佛在四阿含「意、法为缘生意识。一切粗细意识,所有意识皆意、法为缘生」的开示中,当然可以了解到意是根,也能了解意与意识是二个不同的心;又从阿含依根而立识名的意思中,也可以理解到意与意识一定是二个不同的心体;所以在二乘法中,绝不可能是只说六识心而不说七识心的。只有智慧不够的人,才会说四阿含诸经中只说到六识心。意识既然以意为缘而出生,当然意一定是意识的根,如同眼睛是眼识的根一样,所以四阿含中所说的意就是意根,故说意根与意识是同时同处的,六识论当然不对。

意根既是意识所依根,意识夜夜断灭之后,朝朝又依意根而生起,可见意根从来不曾暂断;如果意根是会暂断的法,至少在一生之中一定有时会断灭,不可能是一生中都不曾断灭的法。假使意根会断灭,或者没有意根存在而主张人类所有的识只有六个识,当眠熟后意识断灭了(佛说意识于闷绝、眠熟等五位中必定断灭),那么眠熟后的第二天,意识种了不可能自己主动流注出来,还有谁能唤醒了意识种子?意识既已断灭了,断灭即成无心,无心时即是空无,若没有别的心来促使意识种子流注而重新出生意识,一切人都将眠熟就永远成为意识断灭的死人了!所以一定要有一个常存不灭的心——意根——来唤起意识的种子重新流注出来,意识心才会重新现行;既然意根常存不断,而意识又依意根为缘而生起及运作,离意根就无法生起,生起后也不能离意根而独自运作,当然意根是恒而不曾断灭过的心,即使是在闷绝位、正死位、无想定、灭尽定中,也都不曾剎那间断过,所以唯识学中说祂的自性是「恒、审、思量」。

参禅人落在离念灵知心中,往往会把意根初唤醒意识时的似知似不知的意识心,当作是常住心,所以就坚持说:「离念灵知心晚上睡着时并未断灭,只是睡着了。」大陆的上平居士就是现成的例子。但是他们都不知道:睡着了就是意识断灭了。不论是医学上或佛法中,眠熟的定义都是:意识昧略之后中断了,不现行了。意识如果还在的话,就一定会有六尘中的觉知,那就不叫作睡着了。由此可知他们连意根在何处、在作什么?意识与意根的分际如何?都还是不知道的。对于意根在眠熟位中的运作,当然就更不知道了(p261)。他们连意识与意根的差别都不知道,正是圣玄奘菩萨颂中所说的「愚者难分识与根」。
如前所说,意根只能在法尘上作极简单的了别:法尘有无大变动?所以意根在眠熟时无法了知六尘中的种种事,假使意根作意要了知六尘的种种相,祂就必须唤醒意识及前五识来了知,那就是醒过来了,离开眠熟位了。意根的自性又是有覆无记性,这个体性都是因为祂的另一种自性而导致的:意根遍缘一切法,所缘极广而极为分散,所以就无法针对单一事物作很详细的了别。譬如意识能对某一事物详细了别,但意识若遍缘六尘时,祂的了别性就变很差了;而意根的所缘远多于意识极多倍,又是时时处处都在作审虑及思量的心,当然了别性一定极差;所以祂必须藉意识觉知心的共同运作,才能详细了知六尘而作出抉择;而且意根也没有反观自己能力,理证的事实上如此,经中也说祂「如刀不自割(注一)」,是说祂没有反观自己的能力,所以意根无法了知睡眠时的详细环境,所以眠熟的人对于外在环境是无所知的,也不知道自己正处于眠熟位中,因为意根从来不会反观自己的存在。这就是意根的另一个特性:祂在六尘中运作时,是没有证自证分的(注二),所以祂不会反观自己正在睡眠中,也不会了知自己正在什么境界中安住;只有在意识同时存在时才能藉意识而了知这些情况,但那是因为祂把意识据为己有而产生了这种现象,不是祂自己能了知的。这就是意根。(注一:藏密常将此句用来解释意识心的体性,严重的误会唯识学法理。注二:在诸地菩萨无生法忍智中,却说八识心王都各有四分;但意根的证自证分,不是相对于六尘而运作,不同于意识面对六尘时能出生证自证分。但这是证悟而有深慧之后,在地上菩萨的教导下才能少分了知的深法,不是一般初悟的人所能了知与现观的。)

意根在眠熟位及闷绝位、正死位所了知的法尘,那时祂只能了知五尘上所显现的法尘有没有大变动,对于法尘的细相及五尘都是无能力了知的;所以祂在眠熟及闷绝……等位中的了知性,都不同于意识现前时凭仗意识所了知的那么清楚明白;所以意根遍缘一切诸法,是与三贤位菩萨所知的但缘法尘不同的。从无生法忍来说,祂不但能藉阿赖耶识缘于外法尘及诸外事,也能借着意识心的现行配合而了知内六尘。这个道理很难知晓,能确实了知这个事实的人通常都是已证悟如来藏而修得种智的无生法忍菩萨,三贤位菩萨则必须有地上菩萨亲自指导或文字指导,才有可能深入了知。因为意根确实太深奥了,所以佛把意根的法入,为不懂意根与阿赖耶识的二乘人,方便合并归纳在外六入处的意处中,原因就在这里。(p263)

但是心比较细而努力在作观行的禅宗学人,往往会把眠熟位中的意根和初起时的意识混为一心,把初起时的意识与常在的意根合为一心,认作是离念灵知心正在睡眠,所以就坚持离念灵知意识心是常住的。他们其实只是把意根能唤醒意识的功能,以及刚生起时的意识见闻觉知性合为一心,而主张他们所「悟」的离念灵知心就是常住的金刚心。连参禅人都会如此的误解了,何况是一般人呢?所以意根真是很难理解与观行,而意识的变相又有极多的不同,大师们也都不曾了知而对学人全面误导了,所以行者想要断除我见与我执,就变得很困难了!这就是末法时代的今天,到处都看不到断我见的须陀洹人的原因。这都要靠亲近善知识、信受善知识、远离假名善知识,以及自己有智能加以判别及观察,并且正确的熏习以后,才能实际上了知意根的种种功能。在这里,因为不是宣讲大乘法的种智,而且也必须为意根遍缘一切法的秘密深广境界保密,以免密意外泄而导致佛法被外道所坏,也就只能说到这里了。但是读者详细阅读及思惟以后,对于六根的体性,应当已经有深入的理解了,接着就容易了解六尘与六入而能进一步确实的断除我见了。

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 ─ 阴界入~六根之体性 - 護法正眼 - 般若波羅蜜多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